返回首页
杂谈CURRENT AFFAIRS
杂谈 / 正文
理解“零碳”新经济的关键命题 读《气候经济与人类未来》

  今年的两会上,碳达峰、碳中和(双碳目标)再次成为关键词。《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要有序推进碳达峰碳中和工作,落实碳达峰行动方案,推动能源革命,确保能源供应,立足资源禀赋,坚持先立后破、通盘谋划,推进能源低碳转型。为什么双碳目标如此重要?或许可从品读《气候经济与人类未来》中,体会“零碳”新经济的使命与机遇。

  为什么要实现“近净零排放”目标?

  “近净零排放”目标,简单来说就是将每年510亿吨的碳排放量逐步减少至0,实际上就是我们常常说到的“碳中和”概念。为什么要实现“近净零排放”目标呢?

  首先,作者让我们看到一个严峻的事实,全球气温上升1.2℃后,被称为地球“三极”的北极、南极和青藏高原(都是对全球气候变化最敏感的地方)发生了什么事情?南极:近两年,南极洲出现了数次气温峰值,“高烧”达20℃;北极:30万平方公里的北极地区,发现200万个甲烷排放热点;青藏高原:惊现28种新病毒。显然,温室气体已经导致全球气候变暖,带来了海平面上升、异常炎热天数增加、狂风暴雨暴雪等极端天气频发、火山爆发频繁等问题。

  其次,该书给出了一个预言和一个警告。作者预言,气候灾难将成为下一个危机,是人类未来半个世纪中必须持续关注的重大议题。如果人类碳排放不归零,那么人类所拥有的一切将随时归零。作者警告,如果我们的碳排放还按照目前的情况持续下去,到21世纪中叶,气候变化可能变得跟当前的新冠肺炎“大流行”一样致命,到21世纪末,气候灾难给人类带来的损失可能5倍于新冠的影响。

  清洁电力是走向“零碳”的关键一环

  该书列举了造成温室气体排放的5种人类活动,分别是生产制造(水泥、钢铁、塑料),占比31%;电力生产与存储(电力),占比27%;种植与养殖(植物、动物),占比19%;交通运输(飞机、卡车、货船),占比16%;取暖与制冷(供暖、冷却、制冷系统),占比7%。

  实现零排放的目标,意味着所有这些类别都要归“零”。其中,电力在“脱碳”方面至关重要,清洁电力是关键一环,弄清楚如何在不释放温室气体的情况下获得廉价而可靠的电力,是最重要的事情。一方面,电力生产是气候变化的主要驱动因素;另一方面,如果我们获得了“零碳”电力,就可以用它来帮助处理其他很多活动的碳排放。

  在气候变化问题上,如何开展有见地的对话?

  碳中和目标既是问题,也蕴藏着巨大机会。作者认为,行之有效的技术解决方案是存在的,需要实现技术突破的领域面临巨大的经济机遇,那些建立起“零碳”企业和“零碳”产业的国家,无疑将在未来几十年里引领全球经济。无论是谁取得重大能源突破,只要证明这些突破性技术能以一种可负担的价格推广到全球,自然会有很多有需求的客户。在探讨气候变化问题时,作者认为理解以下几点非常重要:

  其一,人类需要新的技术、新的公司和新的产品来降低绿色溢价。“绿色溢价”可以说是该书最核心的一个概念,是理解书中所有技术方案的关键,作者希望用它来为一场关于“零碳”能源成本的长篇对话拉开序幕。绿色溢价的意思是,使用零排放的燃料(或技术)的成本会比使用现在的化石能源(或技术)的成本高多少。可以把它看作是一个成本比较工具,能够帮助我们在面对各种清洁能源技术的时候做出取舍和决策。通过了解各种不同的绿色溢价,可以决定现在应该部署哪些能源技术以及应该在哪些能源领域追求突破,以进一步降低绿色溢价。不过,由于绿色溢价是一个不断变动的指标,对其估算涉及很多假设,实际中会对应不同的数值。

  其二,2015年以来投资于绿色技术的私人资本趋于枯竭,政府对能源领域的研究投入尚处于较低水平。而风险投资基金正在逐渐退出绿色技术领域,因为该领域相较于生物技术和信息技术领域而言,不仅投资回报低,投资周期长,而且政府监管更严格。

  其三,解决气候问题的关键在于,让清洁能源变得跟化石燃料一样廉价和可靠。在这个问题上,作者是一个乐观主义者,因为他知道技术的力量、人类的力量。在他看来,如果我们继续着眼于零排放这个宏大目标,并为实现这个目标而认真制订计划,那么我们是可以避免气候危机的。

  有哪些可解决问题的明智政策和行动?

  该书认为,首先,要注重来自其他科学的驱动。任何切实可行的减排计划都必然是其他学科驱动的,包括物理、化学、生物、工程、政治、经济、金融等,作者请教了很多领域的科学家和技术专家。解决方案具体到前文提到的五大活动展开:电力领域的主要措施体现在两个方面——生产和储能,生产“零碳”电力包括核裂变、核聚变、离岸风电以及地热,电力存储包括电池、抽水蓄能、热能存储、廉价氢气以及其他创新;生产制造领域的重点放到三种最重要的材料上——钢、混凝土和塑料,需要创新生产材料和生产工艺;种植与养殖方面,可给植物施肥、饲养牲畜、减少食物浪费和改变饮食习惯;交通运输,尽量利用电力驱动所有交通工具,以廉价而高效的替代燃料为其他交通工具提供动力;制冷和取暖方面,实现电气化、发展清洁燃料和更高效利用能源。

  绿色溢价的降低,一是可以通过书中上述五大领域的绿色低碳技术创新来实现;二是提高化石燃料的成本,把化石燃料造成的损害计入销售价格。值得一提的是,金融市场方面,作者明确表达应该让适应气候变化而设的投资项目具有吸引力,同时评估金融市场中与气候变化相关的金融风险。

  其次,该书提到,政府应全力做好七件大事,包括弥补投资缺口,创造公平的竞争环境,破除非市场壁垒,紧跟时代步伐,规划“公正转型”,啃硬骨头——工作重点放到电力存储、清洁燃料、清洁水泥、清洁钢材和清洁肥料等领域,技术、政策和市场三管齐下。考虑到扩大创新供应的第一步是经典研发,作者认为,为尽快获得技术突破并让它们发挥作用,政府还需要在未来10年将与清洁能源和气候相关的研发投入增加4倍,在高风险、高回报的研发项目上大力下注,把研发同人类的最大需求结合,从一开始就与产业合作。从增加创新需求角度,在新技术的开发、试验、示范阶段,政府需要运用采购权、出台有利于减少成本和降低风险的激励措施、打造有助于将新技术推向市场的基础设施、改变规则,为新技术的竞争创造条件。在技术的规模化阶段,即快速、大规模的技术部署阶段,政府需要给碳定价、采用清洁电力标准、采用清洁燃料标准、采用清洁产品标准、淘汰旧事物。

  最后,我们每个人也有责任。比如,个人可以与电力公用事业公司签署绿色定价计划,还可以通过环保办公,减少家中的碳排放量,减少肉类摄入,植树造林,绿色出行等手段助力碳中和的实现。

  (作者系中央财经大学双碳与金融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

责任编辑:原健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