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职场文化CURRENT AFFAIRS
职场文化 / 正文
管理:尊重常识

  老子思想,如果进行极致简单的概括,可以归为“常识”二字——掌握常识,尊重常识,应用常识。在古代汉语系统中,“变”与“常”是一组意义相反的概念,变是变化,常是不变,“变中守常”,这也正是周易思想的第一基石。只不过在《道德经》中,围绕着这个结论,做了多处复杂的铺垫与推导,其中一处核心段落,是第十六章。

  致虚极,守静笃,万物并作,吾以观复。夫物芸芸,各归其根,归根曰静,静曰复命,复命曰常。知常曰明;不知常,妄作,凶。

  开篇句是“致虚极,守静笃”。我们可以从中提炼出“虚静”二字。虚即空,就是不多为、不强为、不妄为;静即定,就是勿扰民、勿疲民,勿凌民。无论企业团体管理者面对的群体多大或多小,这都是根基。

  再简单点说,虚就是要保持虚空状态,不可太满,不可太执,才可以装纳新知、接受新思。静就是要懂得静观,“静极生慧”,处在不同环境,面对不同事情,都不要心浮气躁,“让子弹飞一会儿”,以免在急切慌乱之下错误百出,陷入失控。儒家同样推重这一个静字——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

  “虚”与“静”,也是“万物并作,吾以观复”的前提。

  庄子说:“人莫鉴于流水,而鉴于止水。”人无法在流动的水面照镜,只能在静止的水面照镜。无论面对自我还是外部世界,思想翻滚、水波摇曳时,一切都难以看清,平静下来,答案就会清朗浮现。

  再看下一句:万物并作,吾以观复。

  老子这句话非常精彩,这是站在天地视角宇宙视野说出的话:天地玄黄宇宙洪荒,万事万物时刻不停地运转流动,我在旁边远远地静静地观察,观察这个浩瀚无垠的宇宙世界,我要看它的内在规律,什么规律呢——一切都在周而复始地轮回,一切又都在循环往复中螺旋上升。所谓太阳之下并无新事——已有之事后必再有,已行之事后必再行,已来过的总是还在重来,或即将重来。

  历史的发展,事物的演变,往往遵循以上规律。最常见的就是我们的时尚潮流,譬如服装设计、珠宝设计、建筑设计,那些主题、那些技巧、那些色彩和样式,总是会流行一段后又悄然退场,然后在某一天周而复始卷土重来。往大了说,文学和艺术、社会文化思潮、时代文艺潮流,也总是会先流行一段,然后慢慢沉寂,又慢慢卷土重来,稍做变化,再次流行。

  这让人联想到尼采的“永恒轮回”哲学提法——世界的物质总量是不变的,而时间是无限的,这样一来就会重复出现原子形成同样组合的情况,因此,时间呈圆环状运动,历史没有进步或前进,有的只是变化,与此刻所生活世界一模一样的世界未来还会出现无数次,过去也一定已经出现过无数次。当然更让人想到黑格尔所说的:人类从历史中得到的唯一教训,就是没有得到任何教训。

  再看下一句:夫物芸芸,各归其根,归根曰静,静曰复命,复命曰常。

  宇宙世间,万事万物,纷纷芸芸,各归其根。根是什么?是常识。

  而对于生命规律和历史规律来说,最大的常识又是什么?归根的根又是什么?复命的命又是什么?答案就是“向死而生”——消亡,是人事物的终极宿命。任凭是通天本领盖世手段、富可敌国滔天权势、朝代王国帝王将相,世间种种都是不断地生灭交替、建构解构、推倒重来、周而复始,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这是人类的宿命,甚至也是地球和宇宙的宿命,谁也逃不脱、违不了,这便是复命曰常。

  只有真正把“归根”这件事“归到根上”,才能身心俱静,真正静了,才能理解生命的意义、透彻宿命,才能找到安身立命之本。这时,你就会尊重常识,凡事出于“常”,亦合于“常”。

  所以老子最后总结道:知常曰明;不知常,妄作,凶。

  尊重常识,能够面对不同境遇,发出适当言行,就是最聪慧最明智的;而不尊重常识,乱作妄为,无视那些根本性的东西,不能时刻警醒自己“静”,就是“凶”,是最愚蠢和最危险的。而如果是企业管理者“不知常,妄作”,则会将个人与团体一并带入生存困境与险境。

  由此,我们可以重回本文的起点——道德经的精要,正在于“尊重常识”。常识有大有小,有相对普遍周知的和相对冷门的,但究其本质价值,并无区别。其中包含的是两个最基本内容:尊重人之常情与事之常理;尊重事物的基础知识与基本规律。

  第一,尊重常识,便能具备较强的同理心与共情力,进而使企业管理者自觉地关切与理解他人处境、凡事不反人性与科学,具备沟通力和亲和力,也因此更具人格魅力,赢取人心凝聚;与此同时,更有温度与活力的企业环境也便不言自明了。

  第二,尊重常识,可以保持冷静,有助于理性分析,做出正确判断。名相管仲在临终之际,郑重告诫齐桓公,一定要远离易牙、竖刁和开方这三个人。其中,易牙是美食烹饪大师,天下厨师行业的祖师爷,有一次齐桓公开玩笑说想尝尝人肉,易牙竟然把自己的亲生儿子烹成一道菜献给齐桓公;竖刁则是为了能时刻伺候齐桓公,竟然挥刀自宫;开方是卫国国君之子,但父王逝世他都不回去奔丧,说是舍不得长期远离齐桓公。齐桓公也因此对三人恩宠有加。所以齐桓公大惊反问道:易牙把自己的亲儿子都烹了给我吃,他的忠心还有什么可怀疑呢?管仲答曰:人之常情没有不爱自己儿子的,他连自己儿子都不爱,又怎么可能爱您呢?齐桓公又问:竖刁为了伺候我自残了身体,你为何要我疏远他?管仲答曰:人之常情没有不爱惜自己身体的,竖刁连自己身体都不爱,又怎么可能忠于您呢?齐桓公再问:开方为了伺候我连王位继承人的资格都放弃了,父亲死了都不回去奔丧,他总该是忠于我的吧?管仲答曰:人之常情没有不爱名利的,他能放弃卫国国君之利,必然是想获取更大的权与利。更何况他连亲生父亲都不孝顺,又怎么可能忠于您呢?虽然齐桓公暂时听从管仲的话遣散了这三个人,但并没有摆脱身心两方面对他们长期以来的依赖感,三年之后还是把他们召了回来。果然不出管仲所料,这三人趁齐桓公病重举兵造反,并在王宫外筑起高墙隔绝一切联系,连伙食都拒绝供应,最终硬是把这位春秋五霸之首给活活饿死。

  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面对人们各式各样的言行,不妨想想他们是否正在指向某些欲望与利益,是否合乎常理,也就是管仲一再提及的“人之常情”。

  第三,尊重常识,可以应对变化。世事变化莫测,没有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管理策略,时间环境条件状态,随时都会改变,时移则事异,应对方法就随之变化,但又万变不离其宗,而最能够以不变应万变的东西,莫过于尊重并运用常识。因为事物演变的基本规律不变,事物演变背后的基本人性不变,所以只要做到尊重常识,无论是为人处事,还是应对管理变化,都能保证一个大体正确的方向,也能最大限度地避损和止损。

  第四,尊重常识,还可以助益在某些环境场域内实现“大同”。何为大同?就是在大的方向原则上、大的道理规律上保持相同,其本质仍然是尊重常识。真正常识的东西,哪怕只能做到一句,甚至只能在一个小环节上达成共识,那就非常了不得。常识是可以“即插即用”“落地实操”的,而不是空泛的概念。比如单纯地讲道德礼仪,往往难以直击人心地引导行为;但如果提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就显得具体可操作许多;如果进一步精简为“在相应场合排队”“公共场所不高声说话”等几件小事,那么只要能够力行,就能产生最大的实践效能。把细微环节实实在在地做到位,就能牵一发动全身,就是实实在在的文明基石,就会给人们带来最高的安全感、幸福感、获得感。

  对于企业团体管理者来说,以下几点“常识”或许最为基础,亦最为重要。

  一是物壮则老,盛极而衰。世间万事万物,都离不了“成住坏空”四个阶段:成是生成,住是保持一段时间,然后就开始腐坏,最后成空,没有例外。所以,让一件事物迅速地发展到极致,其实并不好,反而很可怕,因为它很快就要走向衰败了。正是出于对这一不可逆规律的冷静理性认知,所以许多智者会时刻警醒、观察、导引,主动延缓到达顶点的步伐,甚至使用各种技巧方法去避开顶点的到来。同时,与其费尽心思地想要让一件事物发展到极致,不如止住步伐、停下来,简言之就是不要贪得无厌。

  二是治大国若烹小鲜。大到治国之道,小到企业管理,都是一脉相通:做规划要简单,做事情要简练,这样才有可操作性,便于执行;不要翻来覆去地折腾,不要反复消耗和频繁改变,不要复杂刻意和过度紧张。

  三是在普遍情况下,某一群体的所谓稳定,只不过是人们围绕利益、效益、增益,所形成的暂时性的聚合场域。庄子所谓“肉置于地则虫蚁聚,易之以砾则无物生”,人们以利相合,也因此以利相分。

  四是“自知之明”需要“永远在路上”,因为“利令智昏”“权令智丧”,这两者总是会悄无声息地发生,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尤其是权力带来的连锁欲望以及复杂心理活动,会影响人的思维方式与心理机制,破坏同理心与共情力的生成机制,使掌握权力者处于膨胀失控状态,漠视基本常识、规则与情理,进而凌驾与侵犯他人,直到使团体的生态环境和生存根基彻底崩塌。

  最后,值得注意的是,“自知之明”本身就是一个最重要的基本常识。它自身又包括几个要点,例如:你不会知道所有事;别人知道的事你很可能不知道;你知道的事别人很可能也知道。又如:钱权名三者乃是一个“不可能三角”,这三者能获其一已不是易事,能获其二就足以高处不胜寒,倘若三者都想要,必有重大隐患,即便侥幸化险为夷,也会付出巨大代价。再如:在科技迅猛发展,一切都在高速淘汰更新的当代,没有哪家企业可以垄断独大、可以非此不可、可以无限地吸引捆绑甚至压榨员工,员工的选择范围和选择自由都在扩增,生存尊严意识也在愈发强劲。正如小说《1984》所说,“即便一枚再卑微的棋子,也至少有选择一个不那么愚蠢的棋手,或者在另一个地方受摆弄的权利”。更何况“浮事不碍天地运”——这世界不管少了谁或者少了哪件事,地球照样转动,太阳照常升起。因此,保持自知之明,保持谦逊与亲和,才是“长治久安”之道。

责任编辑:原健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