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本报关注CURRENT AFFAIRS
本报关注 / 正文
优化存款利率自律上限成效显著
存款市场竞争更加有序 长期存款利率明显下行

  人民银行日前发布《2021年第三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以下简称《报告》),并以专栏形式介绍了优化存款利率自律上限以来取得的成效。

  今年6月21日,人民银行指导市场利率定价自律机制(以下简称“利率自律机制”),将存款利率自律上限由存款基准利率浮动倍数改为加点确定。《报告》表示,实施一段时间以来,优化存款利率自律上限成效显著,存款市场竞争更加有序,长期存款利率明显下行,定期存款期限结构有所优化,存款在银行之间的分布保持基本稳定,有利于稳定银行负债成本。

  央行数据显示,9月份新发生定期存款加权平均利率为2.21%,同比下降0.17个百分点,较存款利率自律上限优化前的5月份下降0.28个百分点。其中,2年、3年和5年期定期存款利率较5月份分别下降0.25个、0.43个和0.45个百分点。

  光大银行金融市场部宏观分析师周茂华表示,本次调整是存款利率市场化的一次“温和”改革。调整之后,银行执行的中长期存款利率有所下降,有助于降低部分银行负债成本,为降低企业信贷成本拓展空间。

  短中期存款利率基本平稳 长期存款利率下降

  长期以来,我国存款市场竞争较为激烈。《报告》指出,特别是个别银行因高风险经营、盲目追求规模而高息揽存,使得正常经营的银行也不得不跟随定价,陷入“囚徒困境”,出现“坏银行定价”问题。这阻碍了市场利率向存款利率的传导,一定程度影响了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改革推动存款利率市场化的效果。

  2015年放开存款利率管制后,利率自律机制通过行业自律协商约定存款利率上限,约束个别银行的高息揽存行为,抑制存款市场非理性竞争,有效维护了存款市场竞争秩序。“但过去按照存款基准利率浮动倍数确定的自律上限存在杠杆效应,使得中长期存款利率偏高,个别银行仍可通过定期存款提前支取靠档计息等所谓的存款‘创新’来高息揽存,弱化了存款利率自律的效果。”《报告》指出。

  中国银行研究院研究员梁斯表示,在“基准利率×倍数”的定价方式下,大型银行相较基准利率浮动上限为30%,中小型银行的浮动上限为40%,对于优质客户可以上浮50%,即倍数关系确定为1.3倍和1.4倍。此次改革后,存款利率自律上限调整为“基准利率+基点”,在调整定价方式的同时,“基点”的确定沿袭了差异化定价的思路,不同类型银行加点上限也存在一定区别。根据部分地区公开的数据,大型商业银行活期存款、定期存款、大额存单加点上限分别为10个基点、50个基点和60个基点。除大型商业银行外,其余商业银行的加点上限分别为20个基点、75个基点和80个基点。

  《报告》指出,此次存款利率自律上限优化后,活期存款和1年期及以内短中期定期存款利率自律上限基本平稳,2年期及以上的长期定期存款利率自律上限有所降低,既保障了银行自主定价空间,又能有效约束个别银行的非理性竞争行为。

  定期存款中长期存款发生额占比下降

  除了存款利率发生明显变化,优化存款利率自律上限也在推动存款期限结构优化。9月份新发生定期存款5.6万亿元。其中,2年期及以上的长期定期存款占比为26.4%,同比下降5.9个百分点, 较5月份下降10.6个百分点。定期存款中的长期存款发生额占比有所下降。

  与此同时,存款在银行之间的分布保持基本稳定。9月份,全国性银行定期存款发生额3.7万亿元,占比约66%,同比上升0.7个百分点,较5月份上升3.2个百分点。其中,利率降幅明显的2年期以上长期定期存款,9月份全国性银行发生额为7842亿元,占比53.3%,同比下降1.4个百分点,较5月份下降0.9个百分点。

  去年以来,监管部门持续强化存款市场管理,整治和规范部分存款创新产品,包括规范结构性存款并压降规模,叫停靠档计息存款产品,明确区域法人银行回归当地和存款属地原则,规范互联网存款等。

  与优化存款利率自律上限一道,这些措施都是从存款端入手,通过改革的方式降成本的举措。“存款利率自律上限改革沿袭了以往思路,一方面,有助于规范银行存款市场竞争,消除制度短板,进一步打击各类非理性的存款竞争行为;另一方面,长期利率上限降幅较大,有助于优化商业银行存款利率期限结构,助力商业银行降低负债成本。”梁斯表示。

  央行表示,下阶段将继续深化利率市场化改革,持续释放LPR改革潜力,畅通贷款利率传导渠道,优化金融资源配置结构,巩固好前期贷款利率下行成果,同时优化存款利率监管,保持金融机构负债端成本基本稳定,推动金融机构将政策红利传导至实体经济,促进贷款利率稳中有降。

责任编辑:杨喜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