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首席观点CURRENT AFFAIRS
首席观点 / 正文
创造人类文明新形态的理论逻辑

  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首次指出:“我们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推动物质文明、政治文明、精神文明、社会文明、生态文明协调发展,创造了中国式现代化新道路,创造了人类文明新形态。”继“七一”讲话之后,中国共产党第十九届中央委员会第六次全体会议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党的百年奋斗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的决议》指出,“党领导人民成功走出中国式现代化道路,创造了人类文明新形态,拓展了发展中国家走向现代化的途径,给世界上那些既希望加快发展又希望保持自身独立性的国家和民族提供了全新选择。”

  实践表明:中国共产党百年奋斗开辟了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正确道路,仅用几十年时间就走完发达国家几百年走过的工业化历程,创造了经济快速发展和社会长期稳定两大奇迹,深刻影响了世界历史进程。其实践的理论逻辑是:在人类社会形态发展的历史长河中,科学社会主义新形态的形成和发展,定型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形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形态是新的“伟大日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形态的确立,标志着科学社会主义新形态的诞生,标志着21世纪马克思主义创新结出“硕果”,标志着人类文明新形态的创立。

  那么,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形态的定型与人类文明新形态的创立是什么关系?从学理上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形态就是人类文明新形态,是人类文明新形态的现实表现。从本质上看,在人类文明形态的演进中,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形态,具有开拓性的重大理论价值和重大现实意义。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形态是对科学社会主义形态的创新,是对马克思主义社会形态理论和实践的发展,创造了人类文明新形态的样本

  社会形态是马克思主义所特有范畴。社会形态是一定生产力基础上的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的统一体,是社会经济结构、政治结构、文化结构的统一体。马克思从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观点出发,对人类社会形态的演进,作过这样的概括:“大体说来,亚细亚的、古代的、封建的和现代资产阶级的生产方式可以看作是社会经济形态演进的几个时代。”他还认为,人类社会形态演进的三个历史阶段:人的依赖关系是人类社会最初阶段;物的依赖关系是第二大形态;实现个人全面发展是第三个阶段。

  社会形态是具体的、历史的。每一社会形态都有其具体的、特殊的本质,是特定的经济基础和与之相适应的、特定的上层建筑的统一,即人类社会发展的特定阶段。原始公社制度、奴隶制度、封建制度、资本主义制度和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制度,是由不同的经济基础所规定的不同性质的社会形态。

  必须明确,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形态不是孤立的形态,是科学社会主义的新形态,本质上是科学社会主义,不是科学社会主义之外的其他主义。正如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社会主义,而不是其他什么主义,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不能丢。”

  在人类社会形态发展史上,由马克思、恩格斯通过唯物史观研究和发现的社会形态理论,其科学性和真理性已被人类社会发展的历史实践所证明。科学社会主义形态是理论形态、实践形态、制度形态的展现。理论形态是指科学社会主义学说和原理;实践形态是指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制度形态是指马克思、恩格斯对科学社会主义未来社会制度的设计。

  理论形态、实践形态、制度形态三者之间的关系表现为:理论形态是灵魂,统摄其他形态;实践形态是路径,通过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完成历史使命;制度形态是归宿,最终达到建成社会主义、实现共产主义的目的。从实践的逻辑看,科学社会主义形态的发展轨迹是:原生/经典形态——无产阶级彻底解放的学说(马克思和恩格斯提出的两个必然);衍生/标准形态——苏联社会主义探索(在资本主义不发达国家建立社会主义);创新/革新形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形态是理论形态、实践形态、制度形态的统一体

  历史唯物主义关于社会形态的认识,从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统一的观点出发,对人类社会发展的一定阶段进行具体的历史性分析,揭示其内在结构和特殊本质。

  什么是内在的结构?社会形态是社会政治经济文化性质的外在表现形式,包括经济形态、政治形态、意识形态。

  同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形态,包括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结构,形成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总布局”——“五位一体”。这就是物质文明、政治文明、精神文明、社会文明、生态文明建设协调发展。

  在理论形态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以巨大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勇气进行创新,创立了邓小平理论,形成了“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和科学发展观,创立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其中提出的一系列理论,成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形态的理论基石。例如,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理论(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依法治国)、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等。在理论形态方面,有充分理由和根据,坚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自信。这是由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真理性和开放性决定的。而今在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新征程中,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作为当代中国的马克思主义、21世纪马克思主义,具有最直接的现实指导意义。

  在实践形态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走自己的路,在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文明建设上,形成了中国道路、中国经验、中国模式、中国之治。它既不走老路,也不走邪路,而是走出了一条新路。道路决定命运。无论是革命、建设和改革, 找到一条正确道路并非易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是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历尽千辛万苦、付出各种代价开创出来的。新中国70多年的历史证明: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 只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才能发展中国、富强中国。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必由之路。在实践形态上,也有充分理由和根据,坚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自信。而中国改革开放40年取得的巨大成就,证明了中国道路的正确与成功。

  在制度形态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提出初级阶段社会主义的制度设计,其中包括以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和坚持“两个毫不动摇”的方针;包括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和依法治国有机统一的民主政治制度等,表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形态具有独特的优势。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是当代中国发展进步的根本制度保障,是具有鲜明中国特色、明显制度优势、强大自我完善能力的先进制度。在制度形态上,更有充分理由和根据,坚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自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使“中国经验”“中国方案”“中国之治”更具有强大吸引力和借鉴意义。

  科学社会主义新形态的伟大实践与人类文明新形态的创立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形态,是科学社会主义新形态的当代表现样本,也是人类文明新形态的样本。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形态、实践形态、制度形态,这三种形态,逻辑上是不断演进的,是根据不同时期实践发展的需求,而不断变化发展的。其本质上表现,是与时俱进和创新,是实践发展的需要与时代的呼唤使然。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作为新的形态,是按照科学社会主义方向、目标,根据科学社会主义的原则形成和发展的。其与时俱进和创新,并没有脱离科学社会主义,而是在科学社会主义的框架内,但是却以崭新的形态展现在世人面前。其理论形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实践形态——中国道路、中国之治;制度形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体系,综合表现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新的“伟大日出”。

  随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形态得以进一步彰显。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形态选择市场经济搞建设,但这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其中的“社会主义”四个字,不是画蛇添足,而是画龙点睛,是马克思主义理论的伟大创新和社会主义运动的伟大创举,在科学社会主义史上是新的伟大革命。当中国共产党毅然决然地选择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时,迸发出前所未有的巨大力量,形成了中国跨越式发展和“中国奇迹”。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形态摒弃了西方资本主义的“上层建筑”,独立地走出了具有中国特色的“民主政治道路”。这就是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依法治国三者的统一,是中国共产党人对世界民主政治道路的新探索,具有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民主政治无可比拟的优越性。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形态摒弃了西方的“普世价值”,在继承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基础上,寻求“共同的价值”:和平、发展、公平、正义、民主、自由,建立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形态提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站在了人类文明道德高地,是对西方普世价值的超越,成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形态的重要内容之一。

  综上所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形态所表现的中国道路,是完全不同于西方资本主义发展道路,是超越西方资本主义文明,独立地走出了前人没有走过的路,是对马克思社会形态理论和实践的发展和创新,是对人类文明发展的伟大贡献。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形态作为人类文明的新形态,以其崭新的风姿展现在世界面前。

  (作者为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研究员)

责任编辑:原健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