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聚焦CURRENT AFFAIRS
聚焦 / 正文
从传统农业到构建全产业链的“凤庆探索”

  策划人语

  乡村振兴的基础是产业振兴。从趋势上看,乡村产业必然走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的道路,因此,补链、强链,构建乡村全产业链势在必行。但,做到这一点并非易事,这既需要政府部门根据本地产业发展基础、市场需求以及资源状况,制定中长期产业发展规划,创设良好的产业发展环境,又需要建立可持续的投融资机制,畅通融资渠道,鼓励金融机构及社会资本投入到相关产业链的构建与完善之中。在这个过程中,针对不同主体、不同阶段的金融需求,也需要多样性、多层次的金融供给来满足。

  近日,《金融时报》记者在云南临沧市凤庆县采访时看到,作为“滇红”的发源地,凤庆县不仅发挥自身产业积淀优势,强化自身在茶产业的优势地位,还基于本县核桃产业的发展需要,构建核桃全产业链,在成为云南省唯一核桃产业示范县的基础上,做好核桃产业的中长期规划,并借助金融机构的有力支持,持续推动核桃产业做大做强做精,核桃全产业链格局正在凤庆县初步形成。

  本期《农金周刊》分享凤庆县打造农业全产业链的经验以及金融如何满足上述工作需求的做法,并配以“疫情背景下脱贫产业可持续问题亟待关注”的言论文章,以飨读者。

  云南临沧市凤庆县是世界滇红之乡。种茶、制茶历史悠久,闻名世界的“滇红”茶即首创于此。凤庆还是中国核桃之乡,目前拥有核桃面积达172.14万亩,2004年,凤庆率先推出的“五个一”种植标准被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定为示范种植标准,同年12月被原国家林业局授予“中国核桃之乡”称号。

  既是滇红之乡,又是核桃之乡,照理来说,凤庆县的农业产业基础可谓雄厚,但在凤庆安石村召开的现场会上,凤庆县常务副县长陈正华以一种居安思危的使命感向记者阐述了凤庆县正在推进的核桃全产业链构建工作的思路,“自2016年开始,凤庆县坚持三个导向,即问题导向、市场导向、民生导向,要想构建核桃全产业链,我们尤其重视民生导向,凤庆县有接近40万核桃果农,人均种植核桃面积接近5亩,从脱贫攻坚到乡村振兴,核桃是这些果农的重要收入来源。要想打造核桃全产业链就需要‘补短板’,而我们最大的短板就是工业,因此,我们必须依托核桃产业,通过产业链延伸,获得产业增值收益,使其成为乡村振兴的支柱产业。”陈正华如是说。

  做好顶层设计

  金融与产业深度融合

  6年前,离开家乡30年的吴天继回到了凤庆,在临沧庆丰核桃生物有限责任公司任总经理,这家公司也是凤庆核桃产业园的第一家入驻企业,主营核桃乳饮品。说到核桃,吴天继总有说不完的话题,“核桃产业是云南省农业的大产业,凤庆又是核桃产业示范县,核桃营养价值高,市场需求潜力很大,市场前景看好。县政府对于核桃产业做了系统的规划,银行也在全力支持核桃产业发展,我们的目标是不仅要做好云南市场,在资金允许的情况下,力争做到云南省外市场。”吴天继坦言,要想让凤庆的核桃产业更有竞争力,单靠一两家企业肯定不行,而且一定要做好顶层设计,“我认为,核桃产业未来也需要在产业链做全、做大以后,争取直接融资机会。在政府的推动下,在最需要资金的时候,我们享受到了扶贫再贷款的优惠利率,从农商银行贷款2500万元,较好地缓解了企业的资金压力。”

  以核桃产业为例,陈正华进一步阐述了凤庆县的顶层设计思路:“首先我们要做的是原料标准化,同时,借助科研力量,加大新产品的开发力度,六年来,我们与包括国家林草局专家在内的多方面专业人士进行沟通研讨,以工业化的方式推进产业标准化,原料加工分级、分类,借鉴云南烟草产业模式,把前端、中端、后端标准化,全县规划了150个烘烤站,把青核桃果采下来后,就近加工,用成套设备脱皮、水洗、烘干、抽空、分级、装袋,在核桃产业园建设标准化、智能化冷库,保证核桃果不低于12个月的储存时间,同时还建了辐射全省的交易中心,集产品展示、交易、结算等功能于一体,通过海量交易数据,精确指导生产计划等,力争建立凤庆在核桃产业的话语权,此外,我们在核桃产业园建设12万平方米的标准厂房以及14000多平方米的企业孵化器,开发不低于40个以上的可实施产品,进一步增加核桃产品的附加值。”

  对于如何做好凤庆县农业全产业链的金融服务,人民银行临沧市中心支行副行长赵苏丽介绍说:“2021年7月,我们以‘12345’模式在凤庆县率先创建全省首个‘金融服务乡村振兴示范县’,凤庆县也成为全省重点打造的9个‘乡村振兴金融创新基地’之一。我们制定了《凤庆县滇红茶、核桃全产业链金融服务保障方案》,围绕滇红茶、核桃2条全产业链上下游交易场景,在滇红茶全产业链上探索‘扶源头稳链+聚小散补链+盯联盟强链’服务模式,在核桃全产业链上探索‘长贷固贷强主链+短贷流贷补散链’支持模式。同时,率先推动‘乡村振兴精准支持再贷款+政府财政贴息’制度落地,推动出台《凤庆县激励地方法人金融机构使用人民银行再贷款管理办法(暂行)》《凤庆县乡村振兴农业产业发展贷款风险补偿管理办法(暂行)》。”记者了解到,凤庆县还建立了“产业链长+金融链长”制,人民银行临沧市中心支行联合临沧银保监分局印发《关于在凤庆县率先建立滇红茶全产业 核桃全产业“金融链长制”的通知》,凤庆县滇红茶、核桃产业分别由凤庆县委书记、县人民政府县长担任“产业链长”,“金融链长”由人民银行临沧市中心支行和临沧银保监分局主要负责人分别担任。

图为位于“滇红第一村”——凤庆安石村的凤庆安石滇红茶厂。

张宏斌 摄

  金融多维施策

  助力打造“滇红、核桃双产业链”

  “滇红是凤庆的一张名片,我做滇红24年了,家里祖祖辈辈都是农民,我本人也是‘国茶工匠’制茶大师,公司现有茶园近万亩,产品拥有国际和国内双有机认证。”据凤庆县三宁茶业有限责任公司负责人周志荣介绍,该公司现有有机茶基地1500亩,出口备案基地4500亩,千年古树茶6000多株,年生产能力5000多吨,产品销往全国各地,部分产品通过经销商销往美国、俄罗斯、加拿大等国家。

  “这两年受经济下行和疫情的影响,公司也面临较大压力,资金周转问题不小,县政府很重视茶产业,银行给的信贷支持也很到位,这让我们能够专心做好主业,尤其是农商银行确实对凤庆的农业做了一些实实在在的事情,对我们的支持力度很大。”周志荣说。记者了解到,周志荣的公司分别从富滇银行临沧凤庆支行和凤庆农商银行贷款780万元和2500万元,特别是去年3月,公司在凤庆农商银行3年期的贷款到期,2月,凤庆农商银行就为凤庆县三宁茶业有限公司办理了无还本续贷2500万元,用于支持该公司复工复产,解决其资金周转难题。

  “我行开展了红茶、核桃全产业链金融支持专项行动,金融支持新型农业经营主体专项行动、‘首贷’活动等,自2021年以来,累计发放各项贷款80亿元,累计发放乡村振兴产业贷款256508笔,贷款金额652114万元,余额348323万元,惠及全县53050户农户和53家企业。”凤庆农商银行董事长吴友军介绍说,该行还通过降低利率、充分运用支农支小再贷款等方式,持续降低企业融资成本。数据显示,凤庆农商银行加权平均利率由2021年初的6.77%下降至5.85%,下降92个基点,累计为“三农”和中小微企业减少利息支出2705万元;累计运用再贷款4.08亿元,支持企业23户,支持农户1533户。

  记者在凤庆采访中了解到,不仅是农商银行全力投入到凤庆农业产业转型升级之中,在人民银行临沧市中心支行的指导下以及人民银行凤庆县支行的积极推动下,凤庆县的金融机构发挥各自优势,结合凤庆县打造农业全产业链的融资需求,正在从不同纬度构建多样性的金融服务乡村产业体系。

  农发行凤庆县支行2021年申报获批凤庆县乡村振兴“一县一业”特色农产品(核桃)加工园区建设项目贷款8亿元,截至目前,已累放4.08亿元,助力打造核桃全产业链聚集发展园区。

  农业银行凤庆县支行自2021年7月以来,加大对辖内“两个产业链”小微企业贷款的投放,完成对凤庆县峡山茶业有限公司、凤庆县承旺茶业有限公司、凤庆县顺发茶业有限责任公司等5200万元流动资金贷款投放。

  富滇银行临沧凤庆支行结合临沧特色茶产业,2021年针对以茶叶种植、生产、销售为产业链的茶农、茶商、茶企的融资需求,创新“云茶贷”;2022年该行结合凤庆县“一县一业”核桃全产业链创新了乡村振兴特色信贷产品“坚果贷”,两款创新产品以“线上+线下”的方式针对50万元以内贷款资金需求采用纯信用授信模式,授信期限长、手续简单、随用随还、方便快捷。同时,充分运用数字化工具,推出了“微加”普惠产品“聚业快贷”有效解决了小微企业主融资难的问题。5月31日,富滇银行临沧凤庆支行成功发放了9000万元项目贷款用于支持凤庆县“滇红第一村”旅游基础设施建设,“滇红第一村”田园综合体建设项目采取政企合作共建模式,实现一二三产业深度融合,项目建成后将带动5个村的农户实现茶叶、茶花、核桃等收入大幅增加。

  据赵苏丽介绍,人民银行临沧市中心支行引导金融机构用活用足再贷款、普惠小微支持工具等政策工具。指导凤庆县成功办理全省首笔县域常备借贷便利业务。引导金融机构推出“云茶贷”“核桃(坚果)贷”“乡村振兴+云牧贷/红茶贷/文旅贷”等信贷产品。积极探索“订单农业+保险+期货(权)”试点;成立1000万元风险补偿基金,形成完备的“分险保障屏障”;与此同时,提升基础金融服务,全面补齐农村金融基础服务的短板。

  据了解,“贷款(首贷)服务中心”率先在凤庆县政务服务中心开通,凤庆县同时设立了一批“乡村振兴金融超市”,制定了《“2+2+6”金融支持鲁史古镇保护性开发计划》,积极打造3个金融服务“一村一品”精品示范村;启动农村“三资”平台“银农互联场景”共建项目;制定《凤庆县乡村振兴金融辅导员“151”服务行动工作实施方案》,形成“金融顾问团+乡村振兴金融辅导员+青年金融服务团”综合“融智”服务模式。

责任编辑:原健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