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对话CURRENT AFFAIRS
对话 / 正文
银行需精准施策让新市民创业有路、就业有助

  主 持 人:《金融时报》见习记者 张冰洁

  特邀嘉宾:中国银行研究院主管级高级研究员 李佩珈

             星图金融研究院副院长 薛洪言

  3亿新市民群体的创业、就业问题一直备受社会关注。为了让新市民群体安居乐业,近期,银保监会、人民银行联合印发《关于加强新市民金融服务工作的通知》,针对新市民在创业、就业、住房等重点领域的金融需求,鼓励引导银行保险机构积极做好与现有支持政策的衔接。

  新市民群体在创业就业的过程中面临的困难有哪些?银行业应该如何精准施策,促进新市民群体创业就业?针对吸纳新市民群体就业较多的小微企业,银行业应如何提供帮扶?就以上问题,《金融时报》记者近日采访了中国银行研究院主管级高级研究员李佩珈、星图金融研究院副院长薛洪言。

  主持人:新市民群体在城镇创业就业过程中面临着哪些难题?银行业应该如何降低新市民创业融资成本,促进新市民群体创业就业?

  李佩珈:根据调研,当前,新市民群体在创业过程中普遍面临的融资问题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新市民的“三无”(无抵押、无担保、无稳定现金流)与银行的“三要”(要抵押、要担保、要收入流入)之间存在矛盾;二是新市民的金融资产提供地与资金需求地存在空间错配;三是新市民大多是信用白户,且难以实现信用信息的有效共享。大部分新市民缺乏相对稳定的工作和信贷记录,这使得银行很难通过收入及信用信息对其发放贷款。

  针对上述问题,银行应该创新思维,通过创新增信方式和抵押贷款模式、强化信用信息共享等方式,加大对新市民创业的支持力度。

  薛洪言:新市民群体的就业创业以小微企业和灵活就业为主,在社保缴费、保险保障等方面均存在一定的缺口。同时,新市民群体普遍社保缴纳意愿低,未来在养老保障、医疗保障上均存在短板,需要提前筹划布局。

  就金融支持来看,新市民群体普遍存在收入不稳定、征信不完善、工资流水短等问题,信用资质偏弱,融资成本较高,需求得不到充分满足,需要银行加强产品创设能力和风险识别能力,主动进行信用下沉。针对城镇失业人员、高校毕业生和返乡创业农民工等群体,要用好用足创业担保贷款政策,为新市民群体提供创业启动资金。

  主持人:新市民群体的创业就业主要集中在哪些行业?扶持相关小微企业的发展对于新市民群体来说具有怎样的意义?

  李佩珈:作为新进入城市群体,新市民主要分为两大类。一类是具有较高知识文化水平但不具有该城市户籍的大中专毕业生。该类群体就业的主要特点是以个体工商户、私营企业主为主,其涉及的行业比较多元,总体以中小企业为主。二是知识技能相对欠缺的外来群体,其就业主要集中在建筑、运输、保安、餐饮服务等中低端制造业及服务业。总的来看,居于产业链末端的中小企业是吸纳新市民群体就业的主要领域,自主创业、灵活就业是新市民群体就业的重要形式。

  加大对新市民群体的金融支持,不仅对于保生产、稳增长具有重大重义,也对促就业、保民生具有重大意义。从长期来看,加大对新市民群体的金融支持也是助力构建新型城镇化战略、实现共同富裕的必由之路。

  薛洪言:新市民普遍缺乏房产等财产性收入,工资收入占比较高,抗风险能力低,对稳就业的诉求更高。新市民群体的创业就业主体以小微企业为主,小微企业平均寿命较短,导致新市民收入稳定性差,难以做出中长期的规划安排,很难真正融入城市生活。从这个角度看,扶持小微企业发展,是稳定新市民收入水平的基础和前提,也是新市民在城市扎根的前提。

  主持人:针对吸纳新市民就业创业较多的小微企业,银行业应该从哪些方面发力,为小微企业提供更加精准的金融支持,提高新市民创业就业的保障水平?

  李佩珈:对银行来说,加大对新市民群体的金融支持,关键是要充分把握新市民群体的金融需求特点,提供更加精准高效和有温度的金融支持。

  小微企业是吸纳新市民就业的主要领域,稳住了小微企业也就稳住了新市民的就业。银行要针对小微企业关心的贷款展期、融资成本及利息等关键问题,加大定向帮扶力度;同时,应根据新市民创业周期、收入特点、资金需求等差异,优化创业信贷产品。对新市民创设小微企业的,银行要加强首贷户拓展和信用贷款投放,支持吸纳较多新市民就业的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获得信贷资金。

  薛洪言:针对疫情造成的短期困难,银行业应着重满足小微企业的生存性融资需求,降低利率、减少收费,在内部严格落实不良贷款“尽职免责”政策,尤其要尽量避免各种抽贷、断贷现象,以助力小微企业渡过生存关。待疫情过后,消费场景复苏,小微企业恢复造血能力,其融资需求将更多地着眼于生产经营甚至扩大再生产,届时,市场竞争下的优胜劣汰常态化,商业银行可基于市场原则灵活调整政策,着力于整体生态环境的优化与完善。

  主持人:推动新市民创业就业金融服务政策的落地,将对实体经济发展产生哪些积极影响?

  薛洪言:3亿新市民是城市化过程中规模扩张最快、发展潜力最大、消费增长最强劲的群体,既是短期稳就业和保基本民生的主体,也是中长期促消费和内循环的重要驱动力,更是实现共同富裕长期目标的重要一环。

  在当前强调扩大对新市民的金融服务,既是补短板,也是前瞻性促转型,即通过金融资源配置的提前转型,提升新市民融入城市的速度和质量,从而在更高层面上为经济社会转型发展奠定更好的基础。

  2021年,我国常住人口城镇化率为64.7%,而户籍城镇化率仅为46.7%,其中18%的缺口约2.5亿人主要是新市民,在这些新市民扎根城市的过程中,会衍生出住房、医疗、子女教育、保险保障、信贷融资等一系列需求,辅以合理的金融支持,对于扩大内需、推动消费升级具有重要意义,尤其是与新市民契合的保障性住房建设,可以有效平滑房地产需求下滑的趋势,既是现阶段稳增长的重要抓手,也能助力房地产行业顺利实现向租购并举发展新模式的转型。

责任编辑:杨喜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