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对话CURRENT AFFAIRS
对话 / 正文
个人养老金业务将成为商业银行未来重点发展方向

  主 持 人:《金融时报》记者 赵萌

  特邀嘉宾:中国邮政储蓄银行研究员 娄飞鹏

  继养老理财产品之后,养老储蓄产品也呼之欲出。近日,银保监会有关部门负责人表示,为进一步丰富第三支柱养老金融产品供给,银保监会正在会同人民银行研究推出特定养老储蓄业务试点。据悉,特定养老储蓄业务初步拟由工行、农行、中行、建行四家大型银行在部分城市开展试点,单家银行试点规模100亿元,试点期限暂定一年。

  市场普遍关注,与市场上已有的养老理财和普通定期存款相比,养老储蓄有何不同?银行机构开展个人养老金业务是机遇还是挑战?在未来的养老金融市场中银行又将扮演怎样的角色?近日,《金融时报》记者就上述问题与中国邮政储蓄银行研究员娄飞鹏展开对话。

  《金融时报》记者:与市场上已有的养老理财和普通定期存款相比,养老储蓄有何不同?

  娄飞鹏:养老理财和养老储蓄同属于商业养老金融产品,具有专属性,但二者也存在不同。从产品属性看,养老储蓄是存款,养老理财是理财。从产品收益率看,养老储蓄收益率相对明确,本息有保障,作为存款应该受到存款保险保护;养老理财收益率存在不确定性,监管部门明确不得宣传预期收益率。从风险和客户对象看,养老储蓄风险相对更低,更适合低风险偏好群体;养老理财虽比较稳健,但作为理财产品,存在波动风险。从产品期限看,根据监管部门初步透露的信息,养老储蓄期限最长可达20年;养老理财产品虽然期限高于一般理财产品,但第一批试点的4只理财产品期限为5年。

  养老储蓄和普通定期存款相比,二者都属于定期存款,但也存在不同。从期限方面看,养老储蓄产品期限更长。根据监管部门初步透露的信息,养老储蓄产品期限分为5年、10年、15年和20年4档;普通定期存款产品期限主要有3个月、6个月、1年、2年、3年、5年六档。从产品类型看,普通定期存款产品种类更多。根据监管部门初步透露的信息,养老储蓄产品包括整存整取、零存整取和整存零取3种类型;针对个人的普通定期存款产品除了以上三类外,还包括存本取息、定活两便、大额存单等。从产品名称看,虽然普通定期存款具有养老储备功能,但在产品名字中不得带有“养老”字样,养老储蓄产品作为合格的养老金融产品名称中可以使用“养老”字样。从收益率看,预计养老储蓄产品收益率更高。普通定期存款本身期限短决定了收益率相对更低,并且还要缴纳利息所得的个人所得税,虽然2008年10月9日起暂免征收但只是暂免并没有取消;养老储蓄期限较长预计收益率相对更高,出于鼓励个人积极储备养老资产的考虑,有可能参考国外经验在税收方面有一定的优惠措施,这个目前监管部门尚未明确,具体以相关部门文件为准。

  《金融时报》记者:有业内人士认为,银行机构开展个人养老金业务是机遇也是挑战。一方面,银行能通过个人养老金业务获得相对低成本、长期的负债;另一方面,金融机构需要考虑如何设计出更多有利于养老金稳健增值的产品,探索通过长期投资、价值投资为参加人提供合理回报。对此,您怎么看?

  娄飞鹏:总体而言,银行机构开展个人养老金业务是机遇也是挑战,且机遇大于挑战。2020年开展的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显示,我国人口老龄化速度加快。根据联合国的预测数据,我国65岁及以上人口在2025年将超过2亿人,2035年将超过3亿人,并且在2060年达到3.98亿人的峰值。面对老年人口数量和占比的快速提升,依靠基本养老金或者职业养老金已难以满足居民的养老需求。尤其是随着经济发展水平提高,居民具有一定的养老储备能力,对老年生活质量有更高的期待,需要储备更多的养老资产,个人养老金发展市场空间巨大,为银行业发展个人养老金相关服务提供了市场空间。

  在这其中,银行业需要充分认识到,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是国家战略,在三支柱养老保险发展过程中规范发展第三支柱养老保险是一项重要内容。一方面,加强对人口老龄化及其带来的经济社会变化的研究,及时发现其中的市场机会;另一方面,配合政府监管政策导向,或者根据客户需求变化,研发推出更多的创新产品,以更好地服务个人养老金发展。不论从哪一方面看,银行业都需要加强对研究人员的配置,逐步提升研究能力并逐步实现与自身行业地位相匹配,通过前瞻性的研究引导战略制定、产品创新、商业模式优化、资产配置、风险管理,从而在养老金的长期投资中展现行业优势,更好服务个人养老金发展,抓牢抓好个人养老金发展的机遇。

  《金融时报》记者:您如何看待未来养老金融市场?银行业将在其中扮演怎样的角色?

  娄飞鹏:未来,我国养老金融市场前景广阔。养老金融包括养老金金融、养老服务金融和养老产业金融。就养老金金融而言,我国三支柱养老保险中第三支柱养老保险尚处于起步阶段,未来具有较大的发展空间。需要认识到,通过第三支柱养老保险积累养老资产,主要是针对年轻群体而言。就养老服务金融而言,我国老年人口数量全球第一,未来还要继续快速增加,再加上随着经济发展水平提高,老年人对包括金融在内的各项服务需求增加,这决定了养老服务金融发展空间同样巨大。就养老产业金融而言,我国“未备先老”的老龄化,其中包括养老产业没有为人口老龄化做好足够的准备,需要积极发展养老产业服务老年人的相关需求,会有较多的金融服务机遇。

  银行业在我国养老金融发展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这不仅是由于我国金融行业中银行业规模较大、占比较高,还在于由银行业本身的商业模式等所决定。银行业本身点多面广,经营风格相对更加稳健,更容易得到居民的信赖。在服务养老金积累上,银行业配合政府从账户管理、基金托管、投资管理等方面提供金融服务,配合监管部门开展养老理财试点等。在服务老年人上,银行业不仅可以提供支付结算服务,还可以将高净值客户细分出来,为其提供包括私人银行在内的财富管理服务。在服务养老产业发展上,银行业不仅可以提供支付结算服务,还可以提供融资服务等。银行业也可以与非银行金融机构甚至是非金融机构合作,共同服务老年人及其相关需求,如与保险公司、基金公司合作代销金融产品,与医疗、旅游等机构合作服务老年人等。

责任编辑:袁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