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美文推荐CURRENT AFFAIRS
美文推荐 / 正文
雪落的声音

  爷爷说,没有一片雪花会落在错的地方。

  小时候的我,牵着爷爷的手,踏在厚厚积雪上。新年,他带我在高处放一个二踢脚或闪光雷,点燃后,轰的一声,烟花在夜空绽放……我闻到沁凉空气中烟火的味,看见月光下雪地上二踢脚碎了一地的红妆,听到雪落的声音和我的心跳。我抓牢爷爷的大手,使劲把这温暖和踏实刻在心里。

  此刻的我,站在檐下,看到庙宇飞起的檐角、静立的铜铃、青青的松柏、袅袅的炉香,红墙金顶掩映中有玉兰的花苞直插苍穹。京华烟云,雍和盛雪,大殿里僧人的念诵如同雷动、佛前的灯光舞动蓄势待发。我伸手想托住一片雪花,漫天飞雪,好似另一个时空的来信,温暖、踏实。

  生老病死,人生匆匆。不少人在准备好之前就死去了,真正死亡到来时,又发觉从来没有活过。就好比这雪,落下,化了。

  当死亡到来,是恐惧、无奈、挣扎?还是如同老友重逢、放下一切、微微一笑、自在而去?就好比这雪,落下,化了。

  你我皆是死生之间的过客。或绚烂、或苟且、或精致的生活,或卑微渺小或高贵芳香的灵魂,如同这漫天飞雪,落下,化了。

  对爷爷来说,死亡是生命按下了暂停键,还是另一段旅程的开始?迷失的继续迷失,相逢的会否再次相逢?

  去鲁朗小镇的路上,车子穿梭在山路间,一边是密林的方向,一边是江水的浩荡。途中我被一个古老的渡桥吸引,寻桥过江,沿山路而上,见树林掩映中一寺院,红色院门紧闭,刚欲离开,院里楼上一僧人说,要进来吗?热情的藏族同胞不光开了院门欢迎我们,且开了大殿让我们细细观摩藏传佛教的文化与艺术。更有一僧人,一个只要不说话就在持咒的僧人,用自己宝贵的时间,带我们一个个庙宇、一尊尊佛像、一块块石头看过去。

  菩萨低眉,金刚怒目;穿越几百年时空的菩萨塑像静默不语,不歇的狂心淹没在如同万马奔腾的鼓声中:刹那清凉,歇即菩提。临别时,一身藏红僧袍的他站在楼梯拐角、清澈的眼神仿佛能洞穿未来的时空,用生涩的普通话对我说:“一个人来到这世上,最后也是一个人离开,在此期间,要好好修行。”而后又是念念不停、声声环绕的持咒声……

  精进是每个生命要做的功课,无关乎庙里庙外、有形无相。在短暂的一生中,或独善其身或兼济天下,或驭风而行或隐于市野,或一生一世一双人或芒鞋踏破岭头云,都不过一片雪,落下,化了。

  每个修行者都好比一片雪花,雪落下、凝成冰、化成水;水滴成溪、润泽万物,水低成海、承载众生;当每一片雪花乘着时空的翅膀融入大海、就再也不会分开。

  我听见爷爷说,丫头,你可曾用心去听雪落的声音?

责任编辑:杨喜亭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