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人物CURRENT AFFAIRS
人物 / 正文
一度隐逸银行的“画隐” 记书画家尤无曲

  书画家要达到天人合一的境界,必须要有摆脱物欲的人品情操和精诚之至的真性灵。有些画家虽精擅笔墨、修养深厚,但他们却长期偏居一隅,不以绘画为主业,如陈子庄、黄秋园、陶博吾、刘知白、尤无曲、朱豹卿等,笔者称其为“画隐”。他们虽擅画技,却因非科班出身,或非专业画家,或非达官显贵而被逐渐边缘化。其中,尤无曲就曾隐逸在银行。

  幸遇伯乐进银行

  尤无曲(1910-2006),江苏南通人,名其侃,字无曲,晚年自署钝翁、钝老人等,斋号有古素室、后素斋、光朗堂等;其诗书画印兼擅,且通园艺,晚年顿悟用“水”之道,创“笔墨水融”法,将中国画用水的理论与实践推至新高度;有《荣宝斋画谱·尤无曲绘山水部分》《尤无曲画集》《尤无曲画松技法》《尤无曲泼墨山水技法》《尤无曲画花卉清供技法》《近现代篆刻名家印谱丛书·尤无曲》等行世。

  尤无曲出生书香门第,5岁开始习书学画,19岁考入上海美术专科学校中国画科,且因其基础好、画技高,直入二年级学习,受业于黄宾虹、郑午昌、楼辛壶等名师;后又转入中国文艺学院学习,同年加入蜜蜂画社。抗战爆发后,他由南通流亡至上海,有幸遇见著名实业家、书画收藏家严惠宇,且备受其青睐。严惠宇不仅拿出自己所藏精品供尤无曲临摹,还引荐他拜入陈半丁门下,更介绍其进入金城银行北京分行工作,解决生计问题,使其得以一心研习艺事。其实,当时银行向有影响力的书画家伸出“橄榄枝”的行为时有发生,当然,他们创作的作品一部分会被银行收藏,亦有部分会作为礼品赠予客户,用以维护客户关系。此举效果往往胜于传统的维客之策,也是早期国内银行业探索艺术与金融的融合之道。

  1944年,尤无曲又进中南银行担任文书,除起草一些文书信函外,闲暇时主要从事艺术创作。由于工作稳定,他在这一阶段得以静心研习书画,艺事日进。1952年,尤无曲离开上海,归隐故里,进入原南通医学院绘制教学用图,自此开启了长达半个世纪的“画隐”生活。

  笔墨意境见精神

  尤无曲诸艺兼善,成就最高者当属国画,其中又以山水画为最。其山水画师承,首先得益于黄宾虹,其次则是陈半丁。陈的山水画又取法石涛。在这样的师从背景和艺术观照下,生辣朴茂、厚重严谨、浑厚华滋的艺术风格,于其不同时期的作品中均有体现。

  尤无曲对意境笔墨有着极致追求,遂渐入佳境。从技法层面来看,尤无曲作画无论一块碎石一棵小树一株小草,还是一缕烟一片云一潭水,都喜拙重钝入,中锋缓行,笔笔相错,层层叠加,笔墨之厚,卓然独立。在其笔下的线条不仅是一种造型艺术,更是一种心灵的再现。从哲学层面来看,干与润对立统一,润之愈甚则干之愈烈,反之亦然。其山水画已达到“干裂秋风,润含春雨”的境界,给人以空灵之感、朦胧之美。从精神层面来看,尤无曲晚年变法,将山水画中的用“水”法提升到与用笔、用墨同等重要的高度,强调笔、墨、水三要素之间的融合,从而将古代的人文精神与当下的时代精神相融,推动中国画真正进入了有水有墨的“新水墨时代”。有识之士称其为“二十世纪中国山水画第一人”。

  “三上黄山”顿开悟

  “三上黄山”使尤无曲彻底顿悟了水的重要性。初上黄山,那云雾缭绕、水汽氤氲的景象深深震撼了他的内心与灵魂,让其真正体会到了水的奇妙。故黄山归来后,他开始尝试泼墨山水画法,作画时或不假思索,或稍做预想,便将墨有意无意地泼在生宣上,任其自然流淌渗化,形成雏形,稍干后乘湿勾出山石之结构,并见机生发,顺势画出树石、屋宇、流水等,再略做“皴擦点染”,必要时甚至重复泼墨,开创了泼墨山水之新境,打破了故有山水程式的束缚,使画面变化无穷。至90岁后更是达到了理与行、笔与墨、人与艺合一的境界,实现了“惊人一跃”。

  尤无曲亦擅花卉,且多文人逸笔,以物遣兴,尤以画松独步天下。这就不得不提到他的另一个身份——盆景艺术大师。他在长期的盆景艺术实践中形成了具有很强辨识度的“曲园盆景”,这也是中国二十世纪盆景史上独以个人命名的一个艺术流派。无论是黄山松,还是盆景中的五针松,他都信手拈来,松干虬枝多用篆籀之笔,丰厚结实;造型各异,赋予“人”性,或坐或卧或舞,尤其妙在用墨,浓淡兼施,且浓得晶莹、浓得剔透,透中还带着诸多层次,非死墨一团;同样,淡也淡得润泽、淡得隐约。

  尤无曲的书法功底同样深厚。尽管他的书法没有如其画那样为人关注和赞誉,纯粹的书法作品也面世不多,但仅从其绘画上的落款来看,水准绝对不亚于专业书法家,特别是他常用的篆书,以石鼓文书法为基础,用笔方圆随性,庄重而不失灵动,与其绘画风格浑然天成。他晚年因写《书谱》,又注入了一股晋唐气息。“书为画之本;笔墨水融;繁而透,空而厚,画之真境界。”这是戏称自己为“钝老人”的尤无曲留给我们的思考,特别是伴随着“笔墨等于零”的叫嚣与关于笔墨大讨论的展开,他以自己的实践为这场争论增添了一个最有力最生动的诠释。

  成功之道归于隐

  尤无曲的成功告诉我们,书画家要达到“人书(画)俱老、天人合一”的境界,必须具备两个条件:其一,要有摆脱物欲的人品情操和精诚之至的真性灵。历览前贤,在文艺上有大成者很多都是远离尘嚣、隐逸乡野者。如南朝宋的宗炳,一生乐居山林,过着饮溪栖谷、与世无涉的日子,故其所作山水能够“以形媚道”,并著有中国第一篇山水画论——《画山水序》;五代荆浩因避乱,长期隐居太行山中,与山水朝夕晤对,故其山水画“形神兼备、情景交融”,被奉为典范;自“元四家”开始乃至晚清,画而能隐者,或隐于山林,或隐于市井……尤无曲虽一度活跃于京沪画坛中心,但其42岁后归隐故里,长期生活在江苏南通,游离于主流画坛之外,才得以不为时事、世风所惑,矢志不渝地传承着中国画的美学思想与核心价值。其二,书画家除了比艺技、学问、品操之外,还要比健康比寿命。“衰年变法”是诸多艺术家功成名就并名垂青史的原因,很多才华横溢本应有大成的艺术家却英年早逝,令人扼腕。尤无曲无疑是个奇迹,他留下了时空跨度达92年的作品,是目前展示创作历程最长的一位书画家。

  如今,隐逸时代已成过去,便利的交通,繁荣的市场,发达的出版业,数不清的官方或非官方艺术社团与展览,加之自媒体的兴起,使彰显个人才华有了诸多平台和路径。只要你画得好,就不可能像黄秋园、尤无曲那样“藏在深闺人不知”。窃以为,这也是我们生活在这个时代之幸。 (图片 博巍)

责任编辑:杨喜亭
相关稿件